論壇廣播臺
廣播臺右側結束
武功縣首屆農民體育運動會

主題: 【綠野書院】志英

  • 一代梟雄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45948
  • 回復:2
  • 發表于:2019/8/12 15:45:12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武功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  一
    月色如水,柔柔地撒在院子里,白日的暑氣還未散去,依然蒸烤著毫無睡意的人們。志英盤腿坐在槐樹下的涼席上,搖著蒲扇,給剛剛入睡的兒子阿華扇涼。她柔情地凝視著兒子圓嘟嘟的臉龐,嘴角浮著淺淺的笑,她忍不住探下身去輕輕地吻了吻兒子的額頭。小家伙也許在睡夢中感覺到了母親的甜吻,忽然翻了一下身,發出一連串模糊不清“唔唔”聲,又沉沉地睡去了。志英輕輕地搖著蒲扇,將絲絲清涼送給熟睡的兒子,自己卻毫無睡意,思緒飄向了遠在平涼的丈夫。

    丈夫國棟自從三年前被推薦上工農兵大學以后,中間就只回來過一次,因為提干,戶口要遷到平涼,要在村上開介紹信。提干是好事呀,她滿心歡喜,自己在家里雖然苦點累點,但是丈夫要當干部了,她臉上有光啊,這樣的好事哪里找?可是她發現公公婆婆面帶憂慮,怏怏不樂,她還寬慰二位老人:“爸,媽,你們不用發愁,國棟工作雖然遠了點,但好歹是國家干部了,家里有我呢,這些活難不倒我,你們放心吧!”二位老人噙著淚花,點了點頭,欲言又止,但終究再也沒說什么。國棟裝好戶口本、介紹信,臨行前,他摸了摸兒子阿華的小腦袋,愛憐地說:“兒子乖,以后要聽媽媽話哦,給爸爸再見。”那時阿華剛滿周歲,他卻舞動著兩只小胳膊哭著鬧著要爸爸抱。國棟抱住兒子,對志英說道:“你過來,我有話給你說。”公公故意清了清嗓子,狠狠地瞪了兒子一眼,國棟忽然低下了頭,囁嚅道:“你不要惦記我,在家照顧好娃和兩位老人。”說完,把兒子遞給志英,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日月如梭,光陰似箭,轉眼間兩年過去了,兒子已經滿三周歲了,從呀呀學語到現如今已經是滿地跑了。她每每問起丈夫國棟,公公婆婆就破口大罵:“志英啊,你就當他死在外面好了,沒有他,我們一家四口照樣活!”起初,志英還以為這是老兩口的氣話,埋怨兒子在外工作不顧家,可久而久之,她越來越覺得蹊蹺:是不是國棟不要這個家了?!

    “志英,還不回屋嗎?夜已經深了!”不知什么時候,婆婆已經站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媽,你實話告訴我,國棟是不是不要我們這個家了?”志英抬起頭平靜地問道。

    婆婆聞聽大吃一驚:“志英啊,你怎么突然這么說,是不是聽到什么風聲了?你可別聽外面的風言風語……”

    志英慘然一笑道:“媽,你和爸到如今還在瞞著我!都兩年了,國棟連一點音信都沒有,這禿子頭上的虱子——明擺著,誰看不出來,我還用聽什么風言風語嗎?”

    婆婆突然老淚縱橫,泣不成聲,她雙手摟住兒媳:“志英啊,我和你爸對不住你啊!”

    “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!”公公從里屋走了出來,“我和你媽這兩年來受了多少熬煎,就是盼那害貨能回心轉意,為了這個家,我們老兩口豁出去了老臉,可到頭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,媽,你啥也甭說了!明天我就抱阿華回娘家,我成全國棟,你們不能沒有兒子。”志英抹了一把淚水,哽咽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志英啊,你這是什么話!”公公突然大聲說道,“我和你媽在信上給那害貨把好話說盡了,他就是不聽,他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。我們已經決定好了,跟他斷絕父子母子關系,從此跟他再沒瓜葛!”

    “啊,你們……”志英驚呆了,嘴巴顫抖著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
    婆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道:“我和你爸一直和那害貨通信著,就是想把他拽回來,我們瞞著你,是怕你知道了傷心……”

    公公繼續說道:“那害貨是王八吃秤砣——鐵了心了,我和你媽也不再求他了,我們沒有他這個兒子,他也沒有我們這個父母!”

    志英急了:“爸,媽,你們不能啊……”

    婆婆道:“志英啊,我和你爸商量好了,你要是想留下來,就做我們的女兒,再給你招贅個女婿,給我們老兩口養老送終;你要是不想留下來,我們也不攔著……”

    志英一頭撲進婆婆的懷里:“爸,媽,我不走,也不招贅女婿,我給你們養老送終……”

    二

    志英端著一碗熬好的中藥走進屋里,婆婆接過藥碗,用勺子試了試溫度,遞到老伴的嘴邊:“他爸,張嘴喝藥了。”

    公公微睜雙眼,張開嘴巴喝了一口,剛咽下去,就劇烈地咳嗽起來,藥水噴了出來。婆婆趕忙用毛巾擦拭老伴滿是藥水的嘴巴:“他爸,你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等穩定下來不咳嗽了,公公吃力地說道:“老婆子,志英啊,我的病我清楚,這喉癌,怕是治不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說啥呢,現在日子好多了,阿華都十五歲了,已經長成小伙子了,咱們還等著享孫子的清福呢!”婆婆嗔怪道。

    公公苦笑著搖了搖頭:“你們看我瘦成啥了,已經是皮包骨頭啦。等到哪天油耗盡了,這燈也就滅了……”

    志英聞聽,不由得一陣心酸,眼淚奪眶而出,這十多年來一家四口相依為命,公公婆婆早已成了自己的親人!她別過頭去,假裝整理東西,怕公公看見。

    緩了緩,公公接著說道:“老婆子,志英啊,趁我清醒,我給你們把后事交待了。我們要了個不孝之子,可志英待咱孝順啊,如同親生閨女,村里人誰人不夸誰人不贊?這也算是上天眷顧咱們!我走了之后,紙盆由阿華來摔,千萬要記住,不要給那害貨報喪……”

    志英淚如雨下:“爸,你……

    婆婆道:“志英啊,聽你爸的。”

    志英咬緊嘴唇,使勁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公公開心地說道:“我就知道志英最明事理了,你們忙去吧,我困了,讓我睡會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啊,兒子回來遲了,沒趕上見你一面……”國棟風塵仆仆趕回家中,一下子撲倒在父親的靈前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眾人面面相覷,是誰走漏了風聲?不是說好了嗎,不給他報喪么?

    志英聞聽哭聲從里屋走了出來,看到丈夫聲淚俱下的模樣,她冷冷地說道:“我們農村人有講究,沒有報喪的不能進門!”

    國棟抱住母親的腿:“媽呀,你就給我一次行孝的機會吧,爸的喪事費用我全包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別做白日夢了,我爸在天之靈是不會答應的!”志英頭腦里已經模糊這個人的形象了,只是理智告訴她,這個人曾經出現在她的生活里。

    “志英啊,求你了,看在我們夫妻一場的份上,你就……”國棟淚如雨下乞求道。

    志英怒目圓睜:“你不說還倒罷了,你既然說起我倒要跟你辯論辯論,我和你還有什么夫妻情份?你走你的陽關道,我過我的獨木橋,我有錢埋錢,沒錢埋人,與你沒有半點關系!”

    周圍門子人聽了不由得豎起大拇指嘖嘖稱贊:真乃烈女子也!有人拽拽國棟的衣服道:“你爸掛面調醋——有鹽(言)在先:他老口與你再無半點瓜葛,志英披麻戴孝,阿華摔紙盆。俗話說,逝者為大,希望你尊重他的遺愿!”

    周圍人嘰嘰喳喳,你一言我一語,什么難聽話都有:人家志英寡婦守娃十幾年,對待你爸你媽如同父母,上管老下管小,受盡了罪,吃盡了苦,你現在還有臉進這門?再甭丟人現眼了!國棟聽了臉紅耳赤,羞愧難當,恨不得找個老鼠洞鉆進去。他只覺得兩耳嗡嗡作響,看到眾人的嘴巴亂動著,唾沫星子橫飛,似乎要將他淹沒。他急忙爬起來,還沒顧上在老父親的靈前作揖,就連滾帶爬的逃之夭夭了。

    安葬公公那天,志英披麻戴孝,阿華頭頂紙盆,手拄哭喪棒,四桿鎖吶,一路吹吹打打,將老人風風光光安葬。家門中主事人為表彰志英的孝行,為她披上紅被面子,在祭奠儀式上面對全村父老鄉親進行大肆宣揚,一時之間,方圓百里傳為佳話。

    三

    歲月不居,時節如流,轉眼間,阿華長成了大小伙子。他從陜西農校畢業后,被分配在鄉農技站當技術員,成了一位吃“皇糧”的公家人。臨行那天,婆婆拄著拐杖,牽著孫兒的手,送到了村口,她老人家高興得合不攏嘴,只是一個勁兒的說著:“我孫子出息了,出息了……”

    志英和婆婆送走阿華,前腳剛踏進家門,后腳就見一位中年男子跟了進來,志英舉目一瞧,不是別人,正是國棟。婆婆一瞧是他舉起拐杖就要打:“你個害貨,你又跑回來干啥?”

    國棟撲通跪在地上:“媽,你打吧,是我錯了……”

    婆婆氣得渾身發抖:“你還能知道錯了?!”

    志英敢忙攙住婆婆道:“媽,你不值得為他生這么大的氣,你氣壞了身子,你孫子可就不能安心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婆婆一聽,忽然轉怒為喜:“就是就是,我孫子一直告訴我,讓我保重身體,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抱重孫子啦!哈哈哈,我才不生氣呢,志英啊,扶媽進里屋!”

    志英扶著婆婆進了里屋,掩上房門,出來后看見他賴在那里不走,就丟給他一把凳子道:“你回來干啥?看你把媽氣的,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我跟你沒完!”

    “志英,我這次回來,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。”國棟小心地試探道。

    “啊哈,和我一個農民商量事,就不怕辱沒了你朱大主任?”志英冷嘲熱諷道。

    國棟的臉一下子漲得通紅,他已經作好了挨罵的準備,就算志英啐在他的臉上,他也無所謂了:“志英啊,你罵吧,無論多么難的話聽我都不在乎。可是為了咱們兒子的前途,我今天求你了!”

    “兒子的前途?你什么意思?”志英大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志英啊,你聽我慢慢給你說。我的意思是,讓阿華去平涼工作,在那里,我可以幫著他,我的意思你明白吧?”國棟說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志英一聽怒不可遏:“原來你想把阿華搶走,我告訴你,門都沒有!”

    國棟敢忙陪笑道:“怎么是搶呢?志英啊,你理解錯啦!可話又說回來,不管到了什么時候,阿華都是我的親生兒子,這個事實誰也無法改變。”

    志英疑惑地:“那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國棟回答道:  “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,阿華去我那里工作,憑借我的關系,他以后會大有出息的,你明白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得很!”婆婆將拐杖狠狠地在地上戳了幾下,原來她一直躲在門后聽偷聽他倆的談話。

    “媽,國華說的也在理,你想想,阿華有了他爸的幫襯,以后肯定會大有出息……”為了兒子,志英什么冤屈都能咽得下,即使是這個負心的漢子,她也認了。

    “志英啊,你好糊涂啊!”婆婆又狠狠地把拐杖戳了幾下,“這害貨可是朱家堡第一個走出去的大學生,難道他不出息嗎?可是到頭來呢?他為了自己的前途,不管我和你爸,拋下你們娘兒倆,丟盡了祖宗八代的臉,活脫脫一個陳世美啊!如果這也叫做有出息,那我寧肯叫他當個農民,你也不會遭這份罪,說不定你爸也不會走得這么早!”

    志英聞聽婆婆一翻肺腑之言,如醍醐灌頂幡然醒悟,她吱吱唔唔道:“媽,我錯了……”

    國華的臉一陣紅一陣白,自感無地自容,作為兒子,他沒有盡孝;但是作為父親,他還想盡自己的天職,補償兒子阿華。他央求母親道:“媽,你不管怎樣罵我、打我,都是應該的,但是你不能剝奪我補償兒子的權利。”

    婆婆舉起拐杖狠狠地掄了下去:“我就是要剝奪你的權利,你能把我咋樣?上梁不正下梁歪,我還害怕你把我孫子帶壞了,滾……”

    四

    阿華一把奪過母親手里的鋤頭,扔在地上:“媽,你還遭還份罪干嘛?走,跟我們一起去寶雞!”

    阿華媳婦上前攙住婆婆道:“媽,你這么大歲數一個人在家,我們也不放心呀!明明考上大學走了,我和阿華專門侍候你老人家,你得給我們行孝的機會呀!”

    志英樂呵呵地說道:“你們的孝心媽心領了。我在農村待了一輩子,城市里雖好,但是住不慣,不如農村自在。”

    阿華生氣的說道:“媽呀,你沒有受不了的罪,卻有享不了的福!”

    阿華媳婦瞅了老公一眼,示意他不要亂講,她又陪笑道:“媽,開始可能不適應,可是時間長了肯定就適應啦。我和阿華陪你散步、逛人民公園、去體育廣場,如果你想去燒香,我們陪你去周公廟……”

    一聽燒香拜佛,志英眼前一亮:“周公廟香客多嗎?”

    阿華搶著回答道:“當然啦,每天人山人海,全是燒香拜佛的。”

    志英忽而又黯淡下去:“媽一輩子也拜佛,但拜的是家里的兩尊佛——你的爺爺和奶奶!現在他們都走了,媽再也不去廟里了,每天只在家里為你們焚香禱告,祈求神靈保佑你們一家三口平平安安、健健康康……”

    “請問這是高志英家嗎?”門一開,突然闖進一位不速之客。此人約摸四十出頭,文文雅雅,一臉和善。

    志英上下打量這位中年男子,點點頭問道:“請問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媽,我是朱國棟的兒子,我叫阿夏。”中年男子回答道,“想必這二位就是阿華哥和嫂子了?”

    阿華只是“唔唔”了兩聲,算是回答了他,阿華要看母親的反應了,他不敢擅自做主,認下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。

    志英和藹地問道:“阿夏,你爸你媽身體可好?”

    阿夏搖了搖頭:“去年我母親已經過世了,近來父親的身體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志英聞聽神色凝重,半晌沒有言語。

    阿夏偷瞧大媽神情,知道他為父親的身體擔憂,便繼續說道:“大媽,我們年輕人上班工作忙,對你們老人照顧不周,你們老年在一起有共同語言,相互也有個照應,俗話說少來夫妻老來伴嘛!我這次背著我爸回來,就是想和你商量,希望你們兩位老人破鏡重圓,重新……”

    阿華一聽急了:“阿夏,你們想把我媽搶走嗎?告訴你,我和雅麗是不會同意的!”

    阿華媳婦也不甘示弱:“對對,阿夏你就別做白日夢了,怎么著也輪不到你呀!”

    志英看著兒子和媳婦急紅眼的樣子,不由得哈哈大笑,露出僅剩的幾顆老牙:“阿華、雅麗,你們別怕,我不答應,他們還能把我抬走不是?”

    志英又對阿夏說道:“阿夏,你的孝心大媽心領了,但是事實并不是你想的那樣!你爸是干部,我是農民,雖然我們曾經是夫妻,但是現在早已不是一路人了。如果你爸想找個伴,就他那條件,什么樣的老伴找不到?你要是尋思大媽呢,我看還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阿華和媳婦激動地拍手叫好,為母親的深明大義暗暗豎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志英雙手一攤道:“呵呵,沒想到老了老了還這么吃香!阿華、雅麗啊,我也不為難你們了,把門一鎖,媽跟你們走!”

    阿夏一聽大媽的話,灰溜溜從屋里退了出去。

  • 陽光的味道
  • 發表于:2019/8/13 10:55:01
  1. 沙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一代梟雄
一代梟雄: 謝謝啦
2019-10-09 22:54:43 回復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篮球竞彩让分怎么看